ballbet贝博客服日报社主办 !
  • 登录|
  • 注册|
  • 设为首页|
  • 加入收藏|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您的位置:首页> 荷花淀>

    搬椅子

    来源:ballbet贝博客服晚报作者:顾俊文时间:2020-07-30 16:30

    退休了,时间多了,我常到公园听戏。人说世间四大乐——听戏、吃席、娶亲、钓鱼,听戏排第一位。听着听着觉得不过瘾,自己就唱上两句,一唱,便想起小时候学戏的情景。


    乡下孩子,除了撒尿和泥、捏小人、捏猫狗,也没其它玩项。我6岁那年,村里来了一位教戏的师傅,姓任,50多岁。有一天,任师傅教小姑娘唱戏,我进去看。那个小姑娘真笨,几个简单动作半天也没学会。我看着都着急,随便比划了几下,任师傅一看,觉得挺像回事,就问我:愿意学戏吗?我不知道学戏的苦,只觉得比撒尿和泥好玩,就说:愿意。任师傅说:那你明天就来吧。


    第二天,我早早来到任师傅住处。他先让我试了试嗓子,声音很尖很难听。任师傅说,你年纪还小,嗓子没倒仓,倒仓期过后可能好点。我不懂倒仓是什么,以为是生产队干活,就说:我力气小干不了倒仓活,那是大人们干的。任师傅一听乐了,说:大人都倒过仓了。


    任师傅让我去搬个椅子来。我以为他要坐,就去另一间屋搬,边走边寻思:他不是有椅子坐吗,怎么还要搬?莫非是让我坐的?我搬来椅子就往上一坐,任师傅一看不高兴了,说:我让你坐了吗?我赶紧起来,把椅子推到他跟前说:您坐。任师傅没坐,又呵斥了我一句:我说要坐了吗?


    他确实没说要坐。那这把椅子给谁坐呢?既然都不能坐,还是搬回去吧。我搬起椅子要走,任师傅又说:我让你搬走了吗?无奈,我只好又把椅子放下。不料,任师傅这回发了大火:你怎么回事!我让你放下了吗?


    我也来火了,顶撞了一句:到底想让我怎么着?!任师傅气狠狠地说:我就让你这么搬着!


    天哪!我心想,任师傅真不愧姓任,怎么这么任性啊!第一天学戏就这样拿捏我,以后的日子怎么熬啊!


    任师傅不仅不许我放下椅子,还让我搬着椅子唱戏:正月十五月儿明,绣楼独坐崔莺莺……唱完一段,我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。任师傅似有不忍之意,说:放下椅子歇会儿吧。随后他又对我说:现在是新社会了,不允许打人了,要在过去,就你今天的表现,我早两板子打过去了。打戏打戏,不打不成戏。


    我听了,后脊梁骨一阵阵发凉,我不理解任师傅为什么这样做,唱戏怎么还搬个椅子。任师傅说:唱戏要用丹田气,有些人不会使用丹田气,可以用这个方法练习。我小时候学戏,老师傅就这么教,我也这样教你们。


    很多年以后,我才懂得任师傅的良苦用心。他不识字,连名字都不会写,需要他签名的时候就画个小人儿。他不懂得现代戏曲理论和科学的发声方法,但实践经验很丰富。“搬椅子”就是他自创的土办法,虽然上不了戏曲学院的教科书,但实际效果很好,可以较快地稳住定心板,即气沉丹田,屏住气,掌握住节奏。任师傅常说,定心板不稳,既跑调又走板,这个戏就没法唱了。


    任师傅这个土办法教出不少名角。我跟任师傅学了一年戏,学会不少剧目,如《访洪洞》《吊煤山》《反云南》等,入学后就不再学。后来倒仓期间我不懂保护嗓子,最终没能成为一块唱戏的料。现在哼哼几句自娱自乐还可以,绝对拿不到台面上去。


      几十年过去了,我始终忘不了那个外表严肃任性但心地善良的任师傅,更忘不了“搬椅子”。


    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