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!驿马岭响起八路军抗日第一枪 _全保定网
ballbet贝博客服日报社主办 !
  • 登录|
  • 注册|
  • 设为首页|
  • 加入收藏|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您的位置:首页>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>

    听!驿马岭响起八路军抗日第一枪

    来源:ballbet贝博客服日报作者:耿静 邸志永时间:2020-08-15 11:23


    华北抗战第一枪旧址。              本报记者  耿静  摄





    红泉村广场上百年树龄的老柳树,见证了红泉村的变迁和进步。




    杨兴会老人给记者讲述他了解到的驿马岭阻击战的激烈场面。


    听!驿马岭响起八路军抗日第一枪 _全保定网


    驿马岭不仅是连接灵丘与涞源,更是连通晋冀两省的重要道路隘口。


    听!驿马岭响起八路军抗日第一枪 _全保定网


    平型关战役涞源驿马岭阻击战纪念碑上的浮雕。


    听!驿马岭响起八路军抗日第一枪 _全保定网


    红泉村广场上百年树龄的老柳树,见证了红泉村的变迁和进步。


    听!驿马岭响起八路军抗日第一枪 _全保定网

    平型关战役涞源驿马岭阻击战纪念碑高耸入云。

    □本报记者 耿静 邸志永

    通 讯 员 高翯

    “首战平型关,威名天下扬……”铿锵昂扬的八路军军歌中,1937年9月25日打响的平型关大捷,是八路军威名天下扬的起点。

    在这场闻名中外的战斗中,改编月余的八路军115师设伏,击毙日军1000余人,击毁汽车100多辆,取得了全面抗战开始以来中国军队的首次大捷,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。

   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在平型关战斗打响前一天的1937年9月24日,杨成武率领的115师独立团,在涞源与灵丘交界的驿马岭,打响了八路军抗日的第一枪。

    驿马岭,这个距离平型关长城隘口不足百里的地方,从此载入史册。

    一场阻击战歼敌400余名,打响八路军抗日战争第一枪

    盛夏时节,太行山群山叠翠,绿意如墨一般流淌在山间。清风拂过驿马岭山岗,当年的喊杀声已经随风而逝,但那象征意味极强的那一枪,更加激越响亮。

    1937年9月,为配合平型关战斗,八路军115师杨成武率领的独立团奉命抵达驿马岭,阻击来自涞源城和山西广灵的增援日军。

    驿马岭位于涞源县北石佛乡红泉村村西,是一座马鞍形的山岭。它不仅是连接灵丘与涞源,更是连通晋冀两省的重要道路隘口。这一通道还是飞狐古道的支路,被称为“飞狐险道”。作为古驿站,瓦刺也先送还明英宗朱祁镇时,就走的驿马岭。

    9月24日清晨,独立团向驿马岭进发。晌午时分,前卫骑兵排意外与日军前卫排遭遇,打响了八路军开赴抗日前线的第一枪。

    相比骄横且无准备的日军,更有心理准备的八路军骑兵排击毙日军骑兵7人,其余日军骑兵溃逃。此接触战后,随着暴风雨到来,考虑到敌人随后的进攻,杨成武重新对兵力作了部署:一营在山上负责警戒,发现情况及时报告;二营连夜进抵离此不太远的三山镇,切断广灵通往灵丘之间的公路;三营作为预备队,向后撤至白羊堡宿营;独立团指挥部跟随一营驻扎在山上,随时观察日军的动静……雨停后,山间大雾弥漫,敌人不知道独立团的虚实,不敢贸然前进。

    25日晨7时,日军以驿马岭隘口为支点,向独立团发动进攻,驿马岭阻击战打响。独立团一营兵分三路:一连负责正面狙击,二连从右翼袭取隘口,三连迂回至南面更高些的山峰,用火力压制隘口的日军。就在驿马岭战斗最激烈的时候,平型关战斗也打响了。

    战至25日下午4时,从平型关方向传来师部电报,日军坂垣师团第21旅团千余人被歼灭。胜利完成阻击任务的独立团,随即出动预备队投入战场,日军溃退逃回涞源,独立团乘胜追击25公里,一举收复了涞源县城。

    驿马岭阻击战成功地阻击了日军增援,为平型关大捷的胜利奠定了基础。此役歼敌400余名,创造了抗日战争初期我军以少胜多的光辉战绩。

    近百名八路军牺牲被老乡葬入战壕,村民捡弹壳时还救护了伤员

    83年前的那场战斗,并没有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,而是融入了涞源老乡的骨血中,代代相传。

    在驿马岭“马鞍”北侧,一座纪念碑高耸入云。纪念碑上书“平型关战役涞源驿马岭阻击战纪念碑”,背面刻着“驿马岭阻击战”发生的时间、简单经过和战斗意义,纪念碑底座刻有战斗场景的浮雕。

    在驿马岭所属的涞源北石佛乡红泉村,村中央的小广场上,65岁的杨兴会向记者讲述了从父辈那里听到的驿马岭阻击战。

    “那仗打得太激烈,日军的机关枪突突的,八路军的手榴弹哐哐的……”杨兴会从小就喜欢听长辈讲述驿马岭战役,“战斗结束后,老百姓帮着八路军在驿马岭一处叫小南岭的高地,掩埋战士遗体。听老人们说,战士遗体被埋在一处未使用的战壕里,足有近百名,其中就有带着斗笠的小红军……那时候,八路军改编刚刚一个月。”

    “碾盘沟(红泉村下辖自然村)的两个年轻后生去捡子弹壳时,还‘捡’回来个八路军。”杨兴会说,战斗刚结束,碾盘沟的张义梅和刘继福两人步行近三里,到腰站村附近捡拾日军弹壳。在一处莜麦地拢起来垛子里,发现一名八路军伤员。

    “听张义梅讲,伤员双腿被日军机枪扫中,人当时昏了过去,部队撤走时没发现。”将莜面小米饭团递给伤员充饥后,张义梅和刘继福两人一人一肩膀地将其背回碾盘沟,暂置在私塾养伤,“村民们用盐水给伤员清洗伤口、上草药,还轮流给伤员送饭。有的时候宁可让自家孩子喝粥,也要让伤员战士吃上细粮。”

    伤员痊愈后,碾盘沟村安排人员帮其找到大部队,“那名伤员当了领导后,还转送回一些钱和一封信,识字的人还给全村念了念,只可惜没有保存下来。”最终成为红泉村小学教师的杨兴会,此后经常将其了解到的驿马岭狙击战故事,讲给他的学生听。

    20年前人均收入不足200元,而今多措并举实现脱贫

    “遍地红沙土,家无隔夜粮”是很多涞源人对红泉村的印象。贫穷,一度如大山一般,让这片红色热土上的村民看不到希望。

    “过去的红泉村,是有名的光棍村,人均纯收入连200块钱都不到。”红泉村党支部书记仝中正说,2001年,红泉村被涞源县确定为第一批扶贫开发重点村。彼时,碾盘沟、岩贝、驿马岭三个自然村连个电灯都没有。

    2003年全省扶贫开发工作经验交流会后,涞源县按照省委文件要求,加大移民搬迁扶贫工作力度,红泉村下的碾盘沟、岩贝、驿马岭三个自然村被列入第一批移民搬迁计划。

    搬迁同时,红泉村鼓励帮助有条件的搬迁户自主创业、对搬迁户原住地的耕地实施退耕还林,并发展养殖业,村民生活水平持续改善。

    更大的改善,来自2018年。涞源县积极与北京市丰台区对接,在红泉村启动生态林建设扶贫项目,优先雇佣红泉有劳动能力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参与造林施工。

    “95户建档立卡贫苦户无一例外全部参加,每户一人,每人一天100元。仅靠着参与造林施工,贫困户陈永刚去年就挣了6000多块钱。”仝中正说,像陈永刚这样的贫困户就有近20户。在2019年,全村540户1675人,人均纯收入达到4400元左右。

    如今的红泉村,广场干净宽敞,百年大柳树周围,设置了不少健身器械,供居民在树荫下锻炼身体。在记者采访时,三三两两的村民围过来,一起听驿马岭阻击战的故事,纵然七嘴八舌,但那历史长河中的第一枪,始终激越。

    探访战役现场

    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