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家湾区的游击小组 _全保定网
ballbet贝博客服日报社主办 !
  • 登录|
  • 注册|
  • 设为首页|
  • 加入收藏|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您的位置:首页>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>

    武家湾区的游击小组

    来源:ballbet贝博客服日报作者:时间:2020-09-02 09:56

    曲阳县抗日斗争形势示意图。     张文玲  供图

    1937年11月18日,聂荣臻司令员率领军区领导机关由山西五台移驻阜平县城。

    1938年1月10日,晋察冀边区军政民代表大会在阜平县城隆重开幕,晋察冀边区临时行政委员会(即边区政府)由此诞生,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从此创立。

    1939年5月,为了靠近前线,聂荣臻司令员带领军区来到唐县,移驻在唐县军城和家庄村。

    曲阳,西临阜平县,东临唐县、定州。其地理位置使得日寇每次大举扫荡,必由定州进犯曲阳,以围剿阜平或者唐县,曲阳便成为了敌我斗争的残酷战场。

    武家湾区(现曲阳范家庄乡及郎家庄乡区域)是曲阳的一个区(抗战时期县里的行政区划单位),位于曲阳县西北部,其东面、北面与唐县相接,西边与阜平接壤。从1939至1944年,敌人每年秋季都集结重兵对武家湾区进行大规模“扫荡”。

    三分区主力部队在该区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,各村也组织起了民兵对抗敌人的“扫荡”。他们不脱离生产,春天是一手拿枪,一手拿锄,秋天是一手拿枪,一手拿镰,枪不离手,走到哪里就背到哪里,敌人来了就打,不来就下地劳动。

    他们开展了各种形式的游击战。

    麻雀战打得最出色的,就是尖地角村游击小组。虽然只有李殿冰、董长庆、董墨连、董四儿四人,但在1943年的秋季反“扫荡”中,他们单独对敌作战27次,打死打伤日伪军267名,缴获步枪3支、牲畜47头及其他战利品。在武家湾反偷袭战中,“……参战民兵也表现出了不畏强敌的精神,除协同部队完成掩护群众转移、竖壁清野的任务之外,还积极支援和配合部队作战。尖地角村民兵队长李殿冰和董长庆同志巧妙埋设地雷,打麻雀战,弄得敌人晕头转向……”(节选自《武家湾反偷袭战》)因为作战勇敢,晋察冀边区政府通令嘉奖该游击组。李殿冰被晋察冀边区政府评为战斗英雄。1944年8月末的曲阳抗联会议上,大会发出“培养董长庆式的农民干部”的号召。

    1942年秋季,敌人从灵山出动1000余兵力,经北镇、树沟、南家庄尔村,进入南家庄尔村村西的莲花山,企图袭击我主力部队。北宋家庄村党支部书记、游击小组队长张二才率领14名游击队员,掩护村民、八路军伤病员躲在山里,利用莲花山山陡谷深的有利地形,从凌晨一直到太阳下山,与敌人整整周旋了一天。毙敌14名,我游击小组、群众、伤病员无一人伤亡,还捡了些敌人仓皇逃亡时丢下的鞋帽。在曲阳县第一届群英大会上,张二才被评为战斗英雄。

    开展地雷战,是武家湾区游击小组的另一种作战手段。武家湾区最南为磨子山,最东为莲花山。磨子山下、莲花山下的山路为敌人进入该区的必经之路。1942年秋季反“扫荡”中,该区仁景树、葫芦汪两村的游击小组在路上埋设地雷,打击敌人。有一次,炸死了一名军官、数名士兵,敌人拖着尸体往灵山撤退,被炸死的战马成了战利品,游击小组饱尝了一顿马肉,十分高兴。

    游击小组缺乏武器就自制土枪土炮。1943年4月29日夜里,郎家庄游击小组利用自制的柳木炮轰击敌人,毙伤敌人20余名。

    抗日战争时期,游击小组经常联合作战。1944年12月1日至9日,曲阳县第一届群英大会召开,敌人闻讯赶来,企图破坏群英大会,致使大会先后在下高堡、土岭、立台村三村断断续续召开才把大会进行完。郎家庄、仁景树、竹林、三会、尖地角、下高堡、范家庄游击小组,配合三分区主力部队,统一行动,密切配合,于15日彻底粉碎了敌人的“扫荡”。“这几天,我军每日与敌激战,各村民兵和群众给部队抬担架、做饭、送水,配合作战。特别是仁景树战斗中,各村群众均站在前线呼喊,配合子弟兵打击敌人。13日晚,敌有撤退模样,仁景树、三会特又联村组织反夜袭的战斗,直至天明,敌逃回灵山,共伤敌3名。此次反“扫荡”战役,各村均逼近封锁敌人,消息灵通,岗哨健全,不见敌人不倒山头哨,不打一溜沟的信号弹(过去前线发现敌情,后边也打信号弹,一打一溜沟全打,浪费甚大),各村联合作战,对敌人“管接管送”(意即敌来抗击,敌退时进行追击),到处扭牵敌人。”(节选自1945年1月1日的《晋察冀日报》)

    1945年1月1日,《晋察冀日报》以《曲阳一区(武家湾区)反“扫荡”中的英雄和人民》为题,对武家湾区各村游击小组联合作战进行了报道。该报道提及的拥军模范为青山村的贾洛峰,战斗英雄有郎家庄的张文生、下高堡的李银锁、三会村的刘午柱、邓家店的颜梅峰、北宋家庄的张二才等。

    张文玲

    相关新闻